赣茶集团姚根富专访:茶叶有大美而不言

发布时间:2021-08-16 17:47:33
来源:壹点网

 我是真的把这些茶叶当成自己的子女,全身心地爱护它,直到有一天它们在茶杯中散发出精妙绝伦的美来!

                                                                                                                                                ——姚根富

 

  很多年前,老乡万先生托我写一篇人物的稿子,拿到资料做了一个简短的电话访问,便随手写了一篇,当时几乎对姚根富没有什么印象,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这篇稿子让我认识了欧洲一个国家:圣马力诺。当时写到姚根富和圣马力诺总统握手时候,我的思维走神了,我在百度上查询圣马力诺的时候完全被这个袖珍而又神奇的国中小国吸引了,一个人口只有三万多、自然资源又极其匮乏的小国却有着如此高度发达的文明,真是让人既羡慕又敬佩……

很多年后,好友介绍赣茶集团的严先生给我认识,在和严先生聊天的过程中,严先生无意中提到资溪白茶,我好奇地问是不是姚根富,他说姚根富就在这里工作!我眼睛睁得大大的,下巴都惊得快掉下来了,脑子里一幕又一幕的圣马力诺风景和文字浮现出来,惊呆过后,我便又被自己逗笑了,明明是跟姚根富的缘分,却偏偏满脑子的圣马力诺,这脑回路,离谱得让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外星人。

再一次见到严先生的时候,聊到半中之半,严先生忽然来了一句:姚根富就在旁边办公室,好似与这个商人的缘分,不见还不行一样。那天因为要聊些别的事情,因此没有见姚根富,但我打定主意一定要见见他,就算不聊茶叶,但至少可以聊聊那个我非常好奇的“圣马力诺”吧,我心想。

等我打定主意找个理由见下姚根富的时候,老乡万先生却说你去的那个时间姚根富正好在省政府开会,开完会会不会回公司难说。我不抱什么希望地去了他们公司,快到的时候,严先生发信息给我,姚根富已经在公司了——当时我真的觉得很开心,不管是否缘分使然还是这个大商人正好忙完到公司等我,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我很开心,至少可以好好聊下“圣马力诺”了!

等真的见到姚根富的时候,发现他跟我想象的又不一样——几乎是完全不同,以前凭照片和资料建立的印象跟他真人有着很大的差别,姚根富没有大老板的架子,和善、亲切得像是隔壁大叔,带点沙哑的声音透露出独有的沧桑感,他吃过的苦很难通过他的言语传达出来,但通过他松垮的脖子,我读到了他超越年龄的某种东西:他吃过的苦,遭遇过的心理斗争,还有无数为了事业呕心沥血的日日夜夜,似乎都在那一串串挂在脖子上的年轮里。他比我想象得要沧老一些,虽然内心十分自信磁场也十分强大,但那种受尽人间苦楚的感觉我依然能通过许多细节读得出来,他有一种看破红尘却又努力热爱红尘的特殊气质,眼神中传达着对人世人心的失望却又始终保持对生活生命的希望,他像静水深流的大海,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曾经波涛汹涌,辽阔而深邃的格局让人无法读懂。

我笑着说,你十分年轻。他和善地笑了笑,知道这样的话是出于礼貌。本想和他好好聊下圣马力诺,但他一句“以前在资溪种茶的时候,最艰难的时候住的是‘猪圈’一样的环境”把我带到了另一个聊天的语境,我的思维开始走神。

“那时候,住的真的是猪圈,不是没有资金,而是山里荒无人烟,有钱也无法很快改善条件”

“当时,那里没有自来水,我们都是用一个深坑里的水,连基本生活质量都不能保证。”

“等第一批茶叶生产出来的时候,我老婆挺着七八个月的大肚子,辗转于各路火车,将资溪白茶带到浙江,那种苦,无法形容。”

“人们对资溪白茶有一个接受的过程,加上种植到丰收,也有一个漫长的屡败屡战的过程,这个过程极其艰难而又漫漫无期,最暗无天日的时候,我把浙江的工厂都给卖了,卖的时候心在滴血,那个时候,真的是破釜沉舟,没有后路了。”

姚根富短短几句话,把我的思维带到了他最初种植资溪白茶的艰难创业时代,我明白他简短的语句背后藏着多少千辛万苦,试想有些话——说出来都有些于心不忍,更何况当时的真人真事彼情彼景,明白那些苦,无法共鸣无法共情,沉淀到内心深处,是一份无法言说的痛与美。

“必须要说明的是,资溪白茶并不是我独创的,我只是发现它的美并大规模开始种植的,有人说我是资溪白茶第一人,而我更愿意说我是将这种茶真正推广开来的第一人”姚根富非常谦虚地说道,他表示资溪白茶由来已久,但没有人真正将它作为一个大的项目和品类来经营,他的功劳在于将这种白茶的美挖掘出来,在世人面前展现出它的各种价值,所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资溪白茶也一样,它是一个有大美的东西,需要有人深挖出它的美并告诉世人。

而怎么发现资溪白茶的“大美”,怎么爱上这项事业,姚根富眼中有光,心中有感触,许多的故事向我铺展开来。

姚根富说他出生于白茶之乡(浙江安吉县),家中长辈时常传播茶道、茶故事、茶艺等茶文化,因此自幼就懂得品味茶的不同韵味,这份天赋在以后的岁月中表现得更加强烈。

1988年姚根富中专毕业后,他辗转于安吉建筑公司、航运公司等处工作,积累了一点财富。后又筹资自己开厂(金属制品厂),经过不懈努力,终于积累了三百多万元的资本,这些资本给了他自信和经商的勇气,他开始追寻心中的理想!

2005年,姚根富通过一位朋友介绍,得知江西资溪是个好地方,于是前往考察,他也不知道这一考察就把自己的半生缘分都搭了进去,等待他的是人生的重头戏。

资溪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多山多林,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他被这里清新的空气和极好的生态环境所吸引,他陶醉于这里的自然风光,感动于这里淳朴的民风,甚至觉得这里的空气都是甜的。

他突然心生爱意,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吗?若是在这里种上白茶,会有什么效果?他忽然着魔了似的爱上了这个地方。

此时的姚根富没有多想,他心中的梦想都快要沸腾了,他开始排除万难准备投资了。姚根富从为数不多的财富中拿出两百万开办白茶育苗基地,并于2007年3月成立公司——江西香檀山茶业有限公司,10月,姚根富又在资溪马头山入口处租下三百亩山,引进家乡浙江安吉的白茶苗,另辟三十亩地进行培育,姚根富的白茶之旅开始了。

为了方便看管,姚根富甚至直接租住在山脚下的废弃养猪棚。

马头山杂草丛生,蚊虫到处嗡嗡作响,姚根富带着草帽带领员工到处开垦荒地,裸露在外的手臂与小腿因皮肤过敏而出现大面积红斑,除草、砍柴、开辟种植园,他像农民一样辛苦劳作着,那时的他,艰难到不堪回首。

一天,妻子来到山里看望他,看到丈夫晒得她都不认识了,心中隐隐作痛,极为心疼,于是决定陪同丈夫一起吃苦。

夫妇俩一起奋斗,一起承担上天给予他们的最艰难岁月,也是举案齐眉、不亦乐乎。只是天不如人愿,一场突如而来的干旱,让他们前功尽弃,茶叶几乎全军覆没。痛定思痛的姚根富只好重整旗鼓,卷土重来,他只能吸收教训重新栽种!

终于,2008年4月,姚根富夫妇真心、痴心的付出换来了第一批白茶丰收,他们收获了400多斤新鲜茶叶,经过加工有100多斤资溪白茶问世。多年的心血终于换来颗颗嫩绿的鲜香白茶,他忽然觉得所有的辛劳都没有被上天辜负。

第一批茶叶由于带有资溪天然的风味,被哄抢一空,受到鼓舞的姚根富决定把安吉的金属制品厂转卖,腾出更多资金来扩大马头山白茶种植规模,这一决定改写了他种植白茶的篇章。

经过一再扩张,白茶基地从马头山镇延展到乌石、石峡、鹤城等乡镇。随后,姚根富又投资300多万元,在马头山脚下建了个2000多平方米的标准化茶叶加工厂,内设四条优质白茶加工生产线,并成立资溪县香檀山茶业公司,创立“源之源”白茶品牌。经过不懈的努力,“源之源”白茶热销北京、上海、深圳等多个大城市,资溪白茶渐渐成为江西第一白茶,而姚根富这个名字忽然成了资溪白茶的代名词……

回首这段往事,姚根富依然无限感慨,他将一杯泡好的白茶从办公室端到了餐厅,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这么好的茶,不能浪费。只这么一句,我们感受到了他对资溪白茶的无限珍惜,节俭是一方面,尊重劳动者的汗水却是更重要的一面,我们也跟着他把没喝完的茶杯端到了餐厅,用餐完毕,我们又自觉地将茶杯端回办公室,谁知杯中茶,颗颗皆辛苦。大概姚根富所要表达的跟锄禾所要表达的大概是一致的。

故事听完之后,姚根富又把我们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关于茶叶审美的世界,他泡了一杯又一杯,各种品类、档次的“源之源”白茶,我们在耐心倾听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他对茶叶浓浓的爱意,他看杯中的茶叶,像凝望初恋情人一样专注而又深情,他反复问我们散开在杯中的茶叶漂不漂亮,味道清不清甜?我们跟着他一起进入了一个茶叶的美妙世界。

由于我们都是外行,他开始了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式的审美,仿佛进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茶叶世界,一旁的严先生提醒他是不是讲得有点多,他依然没有从他的那个审美中走出来,我笑着打趣道:姚先生是走火入魔了吧?!姚根富这才恍过神来,原来我们都在等待他说完准备离开呢!

我们没有历经那样的苦难,没有爱上那样美丽的资溪,因此也无法对杯中美丽的茶叶有那么浓厚的感情,也许,爱一杯茶和爱一个人是一模一样的,只有爱过的人,才能品出其中无法言说的美来,外人是无法懂得的。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想必姚根富是领会到了资溪白茶的极致之美,才能如此陶醉其中,全然忘记了商人的各种利益得失。回去的路上,我忽然发现刚开始拜访的初衷全然被我忘记了,说好的好好跟姚根富聊聊圣马力诺呢?我忽然笑开了心:是的,姚根富有一种力量,一种神奇的力量,他对茶叶的痴迷和描述可以令人走神,他用一己之力努力诠释着天地间关于茶叶的美丽!(文、图:曹凯新  付维)

AD
更多相关文章
AD
AD